趙作海坐冤獄獲國家賠償後親人反目父子疏離
  65萬賠償款3年花掉大半
  河南商丘市睢陽區北部不足30平米的兩間門面房,分別被當成了廚房和卧室,月租三百。當日最低溫已下探至0℃,風順著門縫灌了進來,因為沒有任何取暖設施,讓人不禁直縮脖子。這是趙作海和老伴李素蘭目前生活的地方,他們已在此居住超過大半年。法晚
  棄老家新房異地租住簡陋民房
  “政府在家給你蓋了房,為什麼不回去住?”記者問。“我和李素蘭結了婚是一家人了。她和兒媳婦鬧得不好,我現在也沒有回去的念頭了。”趙作海說。記者問:“為啥不在柘城縣城住?”“柘城很多人因為我的錯案判了刑,離遠點安全些。”趙作海接著說。
  2010年5月,趙作海背負的“故意殺人案”,被河南高院認定為錯案。服刑11年的他被無罪釋放。緊跟著,他領到了國家賠償和困難補助金65萬元。
  趙作海的命運隨之改變。因自家房屋年久失修,趙作海釋放後最先回到了妹妹家。在妹夫方新等人的幫助下,他將65萬元存入銀行。當地政府用20天為他建起了一幢新房。在旁人眼中,趙作海從此翻了身。
  2010年7月,釋放後的第三個月,他的大兒子趙西良結婚了。趙作海說,這場婚禮他花費近10萬元。可剩下的50多萬元,並不能讓他過上安寧的生活。
  兒子擅自取走他14萬元
  與趙作海家斜對門的是他的叔叔趙振舉。2010年4月,被趙作海“殺害”的村民趙振晌突然回到趙樓村,趙振舉隨即報警。“趙振舉認為這是他的功勞,問我要5萬元。我給了他3000元。”叔侄為此鬧僵。
  不與趙作海來往的,還有妹妹一家。趙作海回憶,自己剛被釋放後回到妹妹家時,因為自己沒文化,記者採訪往往要先聯繫妹夫。“他覺得自己出力了,想要兩萬元還貸款,我給了他5000元,他嫌少。”
  面對親友伸來的手,趙作海有自己的一套理解:“借錢我給你,可什麼時候會還我?借錢必然交友,可要債卻結怨頭。”
  有了錢,趙作海也想有個伴。李素蘭是在趙作海釋放十多天后找上門來的。趙作海案傳開之後,每天都有人上門找趙作海維權,李素蘭正是其中一員。趙作海隨後與李素蘭生活在了一起。婚後,李素蘭常與大兒媳發生爭吵。或許是擔心李素蘭從此控制住了剩餘的錢,長子趙西良趁自己離家,從存摺中取走了14萬元,而後離家打工。半年後,趙作海知曉此事當即病倒,之後父子關係日漸疏遠。
  親人為錢反目,父子因錢疏離
  兒子取款的事,加劇了趙作海夫婦與妹夫的怨憤。在李素蘭看來,是妹夫給兒子說了密碼,14萬才被取走。趙作海為此不再與妹妹一家往來。與妹妹關係的惡化,直接導致了趙作海與兩個兒子的疏離,“我和妹夫鬧得不好之後,他們再沒給我來過電話。”孩子們現在在做啥?在哪家單位?趙作海一概不知。
  “我離家的時候,孩子們都還小,十多年過去了,彼此沒什麼感情。”說起兒女們的遠離,趙作海的聲音有些顫抖。
  兩次做生意均告失敗
  拿著剩下的30多萬元,李素蘭的一位老鄉向趙作海提議,讓他跟自己去寧夏賣門窗。在寧夏,趙作海拿出15萬“投資”。但他並沒有見到什麼所謂的門窗,而是被告知做“傳銷”更掙錢。這是他第一次聽到“傳銷”這個詞,脫離社會生活11年,已有太多的新事物讓他感到陌生。
  “投資”失敗,趙作海無奈回村。沒多久,李素蘭又與兒媳發生了矛盾。趙作海索性帶著李素蘭搬到了商丘市。
  在商丘,夫婦倆轉包了一家旅社,花費2.8萬元。經營了11個月後,旅社最終關張。兩口子大體一算,又賠了兩萬多。這時候,趙作海當初的65萬國家賠償和補助款,只剩下一二十萬元。
  賠償款所剩不多,趙作海晚景堪憂
  如今,他將這筆錢都放進了李素蘭所在的投資公司,每月領取一筆收益。至於錢究竟投向哪裡,有沒有風險,他一概不知,只是說:“利息夠我和老伴吃喝,估計不會賠本。”“我打工也不行了,也沒人要我了。”趙作海說,現在自己每月低保60元、李素蘭月薪1000元和每月的投資收益,這就是家中所有的經濟來源。
  “國家給了趙作海賠償,卻無法替趙作海對生活做出合理的規劃,最終依然輓救不了他的生活。”在趙作海的朋友閔凡玉看來,如果當初有關部門能給趙作海安排一個力所能及的工作,每月掙個一兩千元,他的境遇或許就不會如此。  (原標題:65萬賠償款3年花掉大半)
創作者介紹

投名狀

re61rewt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