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網6月3日電 英國《金融時報》3日刊文報道,隨著歐美經濟不再死氣沉沉,輝煌時光可能正在重現。經濟複蘇應會帶來幸福感,但也將產生不小的危害。
  人們可能會回憶起那個繁榮年代。那時,房價一個勁兒不停地往上漲。美國經濟的掌舵者艾倫格林斯潘是一個天才。“國際社會”正在解放伊拉克。而主宰這場無休止派對的是繁榮年代的“海報女郎”帕利斯希爾頓。
  這些輝煌時光現在可能正在重現。尤其是,英、美經濟不再死氣沉沉。事實上,英國製造商表現出了自1973年以來最高的信心。經濟複蘇應會帶來幸福感,但也將產生不小的危害。
  巴黎經濟學院(Paris School of Economics)教授克勞迪亞帠尼克表示,幾乎所有研究幸福的學者都認為,收入增加能讓人感到更幸福,即便在發達國家也不例外。經濟複蘇肯定能增加幸福感。塞尼克解釋稱,“那也是因為,增長會讓人充滿希望,而期盼是構成幸福感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元素。”
  研究幸福的經濟學家們仍在辯論“伊斯特林悖論”(Easterlin Paradox)。該悖論的提出者理查德伊斯特林(Richard Easterlin)表示,在發達國家,儘管財富一直在增長,但一代又一代人自我報告的“生活滿意度”幾乎沒有怎麼變化。不過,許多學者現在不同意他的結論。塞尼克說,即便伊斯特林的觀點在理論上是正確的,或許真實情況是隨著時代演變,人們對幸福感的期待越來越高。對我們的祖輩而言,活著或許就足夠了;可如今人們想要完全的自我實現。這意味著,如今對個人“生活滿意度”打出7分(滿分10分)的人,很可能比1960年時打出7分的人對生活更滿意。簡言之,收入升高看來真的令人們感覺更幸福。
  文章又指出,但經濟複蘇的也可能有負面影響。
  最重大的影響可能體現在氣候變化方面。經濟危機來臨時,西方製造業企業大面積熄火,碳排放量大幅減少。無意之間,人們一下子變得更環保了。當然,長期來看,碳排放量仍將繼續增加。不過,碳排放暫時下降很重要,因為這將為我們贏得應對後果的時間。現在要爭分奪秒去做的事就是適應變化:建造堤壩,制定颶風救災方案,改進太陽能、碳捕捉技術等等。有悖常理的是,衰退越持久越好。
  複蘇對政策也有破壞性影響。繁榮年代碰巧在臺上的任何人都會獲得膨脹的聲譽——想想格林斯潘、托尼布萊爾(Tony Blair)和雜誌封面上所有那些創造了奇跡的首席執行官吧。
  於是,繁榮年代的政客往往產生“救世主情結”(Messiah complex)。“如果你把經濟管理得很好,過了一段時間後,政治階層會覺得相當厭煩,”英國國家經濟社會研究院(NIESR)院長喬納森波特斯(Jonathan Portes)說,“所以他們自然就會想做其他事情。”他接著說,更有甚者,政客們在複蘇時期往往“更容易留在臺上,產生自己了不起的幻覺,並開始認為自己能重塑世界”。伊拉克戰爭的發動以及比爾·克林頓因萊溫斯基醜聞而遭彈劾,都是繁榮時期荒唐事的典型代表。
  此外,政客們通常會把繁榮時期的財政收入揮霍掉。波特斯寫道:“經濟一旦開始複蘇,各政黨就開始競相承諾一些傻事。”他提到的英國的事例包括:保守黨提出對已婚人士減稅,工黨承諾凍結能源價格,而自由民主黨竟然要為中產家庭的孩子提供免費校餐。
  在繁榮時期,價值觀會發生變化。通常說來,對金錢和消費的崇拜會上升。如今的雜誌封面登載的都是關心社會事務的人物,如安吉麗娜ㄠ襧(Angelina Jolie)和喬治克魯尼(George Clooney)。這很重要,因為名人們幫助確立價值觀。在危機時期,談論購物會惹來眾怒。
  經濟下行時,社會更加擔憂貧困和不平等。托馬斯皮凱蒂(Thomas Piketty)那本700頁的《21世紀的資本》(Capital in the Twenty-First Century)最近進入了美國暢銷書排行榜,壓過了影視明星羅伯洛(Rob Lowe)的回憶錄《熱愛生活》(Love Life)。繁榮時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。在有關大家的財富普遍增加、鄰居家房子賣了多少錢的談論中,窮人們將被遺忘。同時,最頂層的1%人群可能還是會霸占繁榮的絕大部分成果。
  複蘇的最後一個不利影響:收入提高可能失去其讓人感覺更幸福的效力。歷史上,更多的金錢能買來更多商品和更多消遣。但我們越來越傾向於在網上免費消遣。同時,由於機器人等緣故,商品越來越便宜。盜竊犯罪有所減少,部分原因在於盜賊花時間偷東西已不划算了。
  經合組織(OECD)數據顯示,2012年有64%的英國人表示對自己的生活“非常滿意”,比2007年高出一個百分點。人們甚至在危機期間都可以享受到商品和消遣,或許有助於解釋其中的原因。  (原標題:英媒:經濟複蘇可增幸福感 對金錢崇拜上升)
創作者介紹

投名狀

re61rewt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